英国博弈监管改革声浪风起云涌

文章內頁封面照片

日前,英国政府账目委员会对该国博弈法规发表严厉评论,认为博弈委员会(UKGC)是僵化、无权力的监管机构。此外,它也批判数字化、文化、媒体和体育部(DCMS)在监管变更方面动作缓慢。

 
英国账目委员会为负责监督政府支出的部门,它得出结论DCMS和UKGC对博弈危害的影响是难以接受的薄弱,并且缺少衡量实际问题的指标。该委员会表示,监管机构未能积极影响营运商以改善对玩家的保护,并始终落后于行业的发展。它并补充说明,如果营运商未能采取负责任的行动,那么消费者将缺乏与其他部门相同获得补偿的权利。
 
这也意味着,DCMS和UKGC都使英国问题赌徒,暴露于危险的高风险中。这些问题玩家及其家庭面临毁灭性、改变生活的影响,包括:经济崩溃、失去住所、人际关系破裂、转向犯罪行为。在某些情况下,导致他们选择自杀。账目委员会主席Meg Hillier指出,有证据显示一个残酷、无权的监管机构,对它所减少的危害或为实现此一目标所可能使用的手段,并不感兴趣。UKGC必须进行彻底的改革,必须更快速地解决问题,更新许可牌照条件以保护弱势消费者。
 
UKGC在2018-19年度收取了1,900万英镑的许可费,不及同年该行业博弈收弈的0.2%。账目委员会指出,该行业已同意花费6,000万英镑,用于治疗问题博弈玩家。所以,它要求DCMS在三个月内,必须制定对《 2005年赌博法》进行审查的时间表。和其他公共卫生问题相比,对博弈问题缺少全面的研究,因此对博弈危害的理解也相当有限。事实上,DSMC似乎没有像面对其他问题一般,来看待博弈问题。尽管委员会已开始采取更多行动,来收集和使用具有博弈危害经验者的观点。但DCMS并未积极资助与博弈有关的研究。相反地,它过度依赖像是英国公共卫生和国家卫生研究院等机构的调查。
 
因此,账目委员会命令DCMS和UKGC各自采取行动,以确保拥有研究和证据基础,以便在未来三个月掌握博弈问题,并制定有效的监管对策。尽管UKGC确实采取相关行动,像是2020年4月14日开始实施的信用卡博弈禁令。但账目委员会仍表示,它对减少博弈危害的有效性尚不清楚。此外,它补充指出,该禁令未能解决关于年轻人博弈的担忧,特别是16、17岁者。

 

※本文章属于Ultimate Gaming所有 严禁转载※